讀詩 – 草東沒有派對《山海》

《百年孤獨》有一個這樣偉大的開頭——「許多年之後,面對行刑隊,奧雷良諾·布恩地亞上校將會回想起,他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原來一路前行、風雨兼程,兜兜轉轉了一生,我們還是回到了孩童的樣子。

一個人,出生了,就註定無法與別人徹底溝通。然而那些因果之間的緣分卻使得孩子們成長為互相擁抱的個體。

不知道何以至此,也不明白何以分別。不消極等待,沒有輕易逃避、努力去抓住不放棄。可不知道是對方還是自己,疲憊到放過對方也放過自己。一個我被留在了那段故事裡。

是在等那時的自己給現在的自己一個回應嗎?一個我停在那裡,也不知道是懷念過去還是不想想通,成了白日痛哭的傻子和暗夜難過的好人。一個你還是在我的故事裡,感情的糾纏到最後變成了心裡的過去。

突然看不明白人生的每個階段,一段時間的天崩地裂和一段時間絕情is all right,和每個人的告別,有重重地擁抱啊也有輕描淡寫。

「一生啊,到底可以愛多少人?」

走向山林、走向大海、走向你,一路風雪滿頭,天涯海角的山海我都可以尋找,卻還是你離我最遠。

我心想,你一定不要在我未來的過去里了。可我還是希望某個平行空間里能與你有美好的結局。

我明白你給不起,你明白我給不起,我明白我給不起,你明白你給不起。沒所謂,只要我還是我,你還是你。你在山林里,我在大海里。

我給不起 只能轉身離去 轉身向大海

彷彿看見了一幅幅畫面,來自過去,來自自己。如今的故事裡沒有天真的自我,得不到天真的回答,因為知道即使是自己也再難以給出答案來。

我還是我,依舊還是渴望著美好的結局,仍然會想起曾經有未來的過去;但我也知道,再非少年,也真的「給不起」。於是自己也對自己轉身離去,悲愴的,轉身向大海走去。

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時常感到無力,也感到憤怒,回想起無邪的時刻,想起說出「我要改變這個世界」的時刻。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被捲入了社會的潮流,許多人從自己的生命里來來往往,也漸漸不能成為說出豪言壯語的自己。

卻也會想起一些美好來,想起祈禱過的未來,想起努力過的青春,想起堅定過的信心。也許改變就在手邊。

願我們都還敢於去愛,敢於擲地有聲,敢於稱為無懼的少年,敢於回想起來不會讓自己失望。

草東沒有派對 – 「山海」 歌詞

我看著天真的我自己

出現在沒有我的故事裡

等待著我的回應

一個為何至此的原因

 

他明白  他明白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我聽著那少年的聲音

在還有未來的過去

渴望著美好結局

卻沒能成為自己

 

他明白  他明白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