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宰羊專訪:怪物新人的少年天才夢

莫宰羊最近得到了不少人自發安利,在21歲的他身上附有許多標籤,他是摩登天空簽下的第一位來自台灣地區的說唱歌手;被許多人期待為繼熱狗蛋堡頑童後,海峽對岸的新一號代表人物之一;一首《未接來電》在Youtube播放量已經突破600萬;莫宰羊的創作洗腦,明朗的旋律甚至讓人恍惚想起早期的周杰倫……這些都使他獲得了“怪物新人”的封號。

怪物新人的少年天才夢 – 莫宰羊

「其實我認為世界上沒有真正原創的音樂,現代藝術所有的創作都是站在先人的肩膀上完成的。」

说唱、R&B近年在华语乐坛蔚然成风。2019年,在第30届金曲奖上,两项十分有含金量的奖项均被说唱歌手拿下:ØZI获得了“最佳新人”,Leo王更是爆冷拿到“歌王”,成为金曲奖史上首位获得华语最佳男歌手奖项的说唱歌手。而在同时,莫宰羊已经因为街声上的《魚》《水》登上过街声的即时热门榜首,后续更凭《未接来电》迎来更极速的上升,扩大了受众群,这首歌至今还是街声说唱类别播放量和点赞量最高的歌曲,完成这些成绩的时候,莫宰羊还没有大厂牌撑腰,也没有任何宣传资源,全凭音乐魅力自然发酵。最近,莫宰羊发行了首张专辑《幻想曲》,荣登Apple Music首页推荐,也即将在11月开启他的首次大陆巡演。

莫宰羊首張專輯《幻想曲》封面
莫宰羊首張專輯《幻想曲》封面

18歲的張愛玲在自己文學生涯的處女作《少年夢》的第一句話便說:“我是一個古怪的女孩,從小被目為天才,除了發展我的天才外別無生存的目標。”

而一出道就被稱為“怪物新人”的莫宰羊在17歲給自己取名的時候是想:“那時候比battle之前叫大家不要殺我,我姓楊,叫莫宰羊。莫宰羊也是一句閩南語,’不知道’的意思,希望我對這一切保持一個無知的態度,就可以一直都求知欲很強。”

我不知道多少人和我一樣最初是被這個奇妙的藝名所吸引?莫宰羊這三個字同時兼具了“自我”與“困惑”,這兩件本應該行走至一定階段才負起的重物, 卻被他在一開始就舉重若輕了,所以我覺得這大概就是天才吧。

Z時代,出生即顛覆

周杰倫曾引領了一個時代,告訴大眾一切皆有可能。而生於Z世代的莫宰羊,早已捷足先登把可能變成現實,他想要台灣樂壇出現這樣千變萬化的音樂,於是就有了這樣的音樂。一面是轉大人“出名要趁早”的了然於胸,另一面是赤子對改造世界的渴求。

關於Diss RBL那起著名的“金奶罩事件”(他在說唱Battle中突然脫下外套露出裡面的金奶罩),他在“嘻哈龍虎門”節目時第一次公開解釋:“我覺得說唱歌手一直以來給人一種陽剛凶狠的感覺,我只是想傳達如果我是gay我為什麼不能唱說唱?我想要打破說唱傳統刻板印象。”

不同於“搬來台北的藉口就說是要念大學”的Leo王,莫宰羊主動沒有去讀大學。“台灣社會給你的價值觀,從小教育大家要當醫生、律師、老師,要過得安穩,但是那個行業他們已經做到極致,你必須爬到他們之上才能成為佼佼者。”這大概是草東所憤懣的“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當代社畜困境吧。但是聰明如莫宰羊早已給自己找到了出路:“我比較追求個體的獨特性,怎麼樣做一件我最擅長又可以做到最好的事。做到極致的時候,附加價值就是可以輕鬆賺到錢。”很少有人可以這樣去挑戰這個社會看似頑固不化的價值觀,這個剛過21歲生日不想和別人一樣的莫宰羊注定獨一無二。

玩音樂?我要做的是藝術

大抵是跟成長過程有關,莫宰羊小學到高中之前都有學鋼琴,媽媽在家裡經常播放校園民謠和古典音樂,他也耳濡目染受到影響。通過Soundcloud接觸世界最新潮的音樂,無時無刻都在哼歌,隨身攜帶手機隨時記錄靈感迸發的瞬間,這樣的習慣讓他的歌無限趨近極致並滿足新世代歌迷的味蕾。向世界前進的路遠不止到這裡,他的大腦似乎是一個累積聲響的資料庫,不光是手機震動的聲音、水族館裡魚吐泡泡的聲音甚至過捷運票口的聲音,他都不顧路人側目聽到馬上學。

A$AP ROCKY、Frank Ocean、Lil Uzi Vert這些當下火熱的歌手都是他“偷師”的對象,一邊做說唱音樂,一邊用MV的方式把各種文化玩一遍。所以你會在《未接來電》裡看到從古至今的時空變換中一通電話的小情小愛是多渺小;在《健康快樂》裡看到生而為人如果無法參透混亂中的秩序將會跌入泥淖的輪迴之中;在《知影》裡看到如何面對他人言語以及在不斷尋找答案的路上走向自我的過程。

後山孩子,像水一樣

花蓮這個地方,用鐘靈毓秀來形容再恰當不過,“現代民歌之父”楊弦、金鼎獎得主“騎鯨少年”陳克華、知名詞人方文山都生於長於花蓮。花蓮依山傍海,作為台灣的後山,遠離都市喧囂的侵擾,足夠純淨自然。

不同於過往詩人刻意維持文字的純潔度,莫宰羊毫無顧忌添加了英文,設計了擬聲ad lib。也不同於過往詞人非常講究文字的協調美,莫宰羊帶著說唱的天份前言不搭後語反而自成一格。用一串音來體現字調,依靠大量裝飾音來校正字調。字隨腔變,音也隨腔變。繼而,不同的字音又擴大到具體的唱法乃至旋律中去。有時候你不知道他在唱什麼,但是旋律足夠流暢,甚至可以說為了旋律的流暢而有意弱化了傳統審美上的字正腔圓。充滿動態、動作和動能的旋律個性獨特辨識度超高,會令人不自覺去細聽他到底在唱什麼。“名利是雙面刃,任何人都難以看得清”,“山林的火光開往東方,誰們的家鄉不捨弄髒”,“知之為知之哎呀不知為不知,某些事實無修飾之那我情願聽故事”,莫宰羊歌唱物質生活和自然的矛盾、與資訊爆炸的時代抗衡,這與浮誇膚淺、自我為中心和金錢名利崇拜構成的說唱環境大相徑庭。

怪物新人- 莫宰羊,台灣新生代領頭羊

這樣獨特卻只想過得健康過得快樂過得更強壯的莫宰羊,如何撐得住台灣新生代領頭羊與台灣說唱接班人的巨大光環?帶著這樣的好奇我們連線了“怪物新人”莫宰羊。

報:你喜歡“怪物新人”這個稱謂嗎?

莫宰羊:沒有特別的感受,所有的標籤都是別人下定義的,自己心中認為自己的能力離“怪物”二字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要走。

報:有人給予你厚望,視你為台灣樂壇下一個周杰倫你怎麼看?

莫宰羊:我會努力嘗試做到那種等級,但要能到達那個位置運氣也是一個要件。

報:傳說中還有一個小故事就是憲哥讓周杰倫在五十天內寫五十首歌出來,再從中挑十首為他製作專輯,你的新專輯裡的歌曲也是這樣從一個小型曲庫裡選出來的嗎?

莫宰羊:不是的,我在寫歌時期就會嘗試很多不同版本的編排,挑選最突出的段落組合成歌。

報:也就是說一首歌可能已經融合了幾首歌?每首歌不完全是單獨的個體?可能有幾個靈魂這樣?

莫宰羊:是的。

報:現在流行這種趨勢是嗎?拼貼藝術?

莫宰羊:不知道耶,據我所知我周遭是沒有人這樣做歌。

報:如果在你之前,世上已經有一個莫宰羊了,你還會選擇做音樂嗎?原因是什麼?

莫宰羊:我還是會選擇做音樂,任何事情做起來快樂才是重點。

莫宰羊不仅喜欢魚,也曾写过一首《魚》

報:如果可以選擇,你希望年少成名還是大器晚成?

莫宰羊:當然是年少成名,音樂上到了一定的成就會想嘗試其他領域,生活還有好多事情是值得追求的,但在目前專注的事情爬到巔峰之前不能一心二用。

報:你害不害怕有一天你也會像自己的歌詞裡寫的一樣“聰明完了甘願選擇平庸”?

莫宰羊:不會害怕,到甘願平庸之時也是出於自己做的選擇。

報:某種意義上小眾音樂已經不再是大眾音樂的對立,互聯網時代的音樂是一個分眾的過程,不同在於有人做的是五十人親密小空間,有人做的是萬人體育場。你覺得你的音樂是為了何種音樂場景而存在的?

莫宰羊:我對於自身音樂場景的想像可能不太是定型的空間,理想應該是存在每個人的耳機裡、腦海裡,音樂的載體(計算機、硬盤、CD)會隨著時間毀壞消逝,但我相信精神會永流傳。

報:發行新專輯的整體企劃中,你的意見佔的比例有多大?名為《幻想曲》是你個人的想法嗎?

莫宰羊:對啊, 完全是我個人想法。

報:和迪士尼那部《幻想曲》有關嗎?

莫宰羊:有的,小時候把那部卡通看了好多遍,古典音樂和動畫的結合很吸引我。詳細內容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印象最深是米老鼠不停在指揮萬物,有點像這張專輯裡我扮演的角色。

報:你怎麼看待創作人的作品往往有所聽音樂的痕跡與影響?有時候會無意識代入,需要去避嫌嗎?

莫宰羊:完全不需要,其實我認為世界上沒有真正原創的音樂,現代藝術所有的創作都是站在先人的肩膀上完成的。

報:整張專輯中最想推薦給聽眾的一首歌是哪首?原因是什麼?

莫宰羊:《健康快樂》。所有現代人都應該認真閱讀的一首歌,我目前為止文學性和音樂性兼做到極致的一首歌。

報:你覺得創作好音樂的絕對要素是什麼?行業內有不少人認為,現在的音樂人如果想成名,要么登上音樂節目,要么有歌能在抖音走紅,假如有一天你能通過這兩種方式中的某一種成功紅了,你介不介意呢?

莫宰羊:我想是琅琅上口的副歌,具有深度的詞義,符合樂理邏輯又創新,這幾項要素。對於這樣的走紅絲毫不介意,我很認同安迪沃荷(Andy Warhol)所說的“藝術即是商業”。

報:你在台灣應該不缺唱片公司關注,為什麼你會選擇簽約來自北京的摩登天空?摩登天空的哪些方面吸引了你?

莫宰羊:擁有很多大型音樂節的資源(草莓音樂節)。還有我的兩位偶像都在這個公司裡面——宋冬野、馬頔。

報:你要不要解釋一下說唱歌手的偶像是民謠歌手這件事?

莫宰羊:這只是每個人狙擊取向不同而已(笑)。

報:在巡演開始前,你應該也因為摩登天空的關係,和不少內地的音樂產業人士、音樂人有接觸,也因此來過幾趟內地。你覺得內地的音樂環境和台灣有什麼區別?

莫宰羊:我個人是覺得沒什麼區別,厲害的人不論在哪都能浮上檯面。

報:你曾經參與過說唱的地下Battle現場,在那種場合,你接受過觀眾的歡呼,也曾被對手無情地攻擊,走出那種互相貶低、針鋒相對的環境後,你是如何建立自信與良好的狀態?

莫宰羊:從國中曾被排擠霸凌過後,我就對世人說了什麼不太在乎了,人類日常吐出的語言經常都沒什麼營養,我一直這樣告訴自己,生命中專注在閱讀、吸收學習都比費神在意那些好得太多。

報:比較好奇你是如何保持自己在藝術上的積累的?讀書?看電影?旅行?還是別的什麼?

莫宰羊:都有呢!閱讀的話,我喜歡讀哲學和社會科學的書籍,最近在看劉慈欣的《三體》。

報:在你自導自演的MV《知影》中有領略到一些花蓮風光,太魯閣和七星潭等;《未接來電》MV也有去花蓮的博物館和雜貨店。你覺得家鄉花蓮是個怎樣的地方?

莫宰羊:一個山海薈萃的城市,能洗滌人身心靈的地方。

報:說唱領域,你有和春艷、三小湯合作過,電子你有和鹿比∞吠陀的Ruby合作過,同樣還有和樂團諸如問題總部、厭世少年的樂手合作過。跨界合作已經不再新鮮,想知道這之中有哪些機緣巧合?未來你有想合作的音樂人嗎?

莫宰羊:大多的合作都是有緣碰上的,有緣的話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和宋冬野哥哥合作了(笑)。

報:離你的首次巡演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時間了,你希望呈現給觀眾怎樣的現場體驗?

莫宰羊:我希望大家不是抱著來看偶像的心態前來,而是因著我們同樣喜歡這種新潮的音樂而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