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東沒有派對!「草莓派」?

我沒經歷過搖滾樂最傑出的90年代,也是個95後,對於以前的搖滾黃金時期沒辦法做到深有體會,但是,對於草東來說,同為一個90後來說,草東完全唱出了90這代年輕人的無奈。

反正「我們早就不屑啦」

樂團成立於台北永公路附近的草東街,最開始樂團名字叫做「草東街派對」。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草東街派對經歷了幾次人事變動。主唱巫堵心灰意冷,於是乾脆把名字改成”草東沒有派對”。從名字就不難看出這對現實的「消極態度」,不過沒關係,反正「我們早就不屑啦」。

有人稱他們是台灣「新垮掉的一代」,有人把他們的音樂叫做「魯蛇(loser)之歌」。不管垮也好,魯蛇也罷,誰曾經不是意氣風發的少年心氣。

「醜奴兒」詞牌名。

第28屆金曲獎草東用《醜奴兒》這張專輯斬獲了最佳樂團獎,最佳新人獎,年度專輯獎,其中《大風吹》獲得年度歌曲獎。

有人把他們比作台灣的萬能青年旅店,就像當年萬青一夜之間火遍台灣,連田馥甄都翻唱了《十萬嬉皮》。

草東一夜之間也攻陷了大陸搖滾青年的朋友圈。儘管如此,在我心裡草東就是草東,兩者之間音樂的核心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東西。萬青在我認為是雕琢之美的旋律,對於生活的無奈他們更擅長自嘲,唱起來的歌聲也是閑雲野鶴,雲淡風輕般的洒脫。而草東卻是那一喪到底的聲音以及思想貫穿你的靈魂深處。

草東並沒有萬青那種複雜晦澀的修辭,更沒有台灣樂壇習見的黏皮著骨的文藝腔。他們的詞更多的是對自己的沒有理想、恨自己的失去目標、恨自己的在機會面前的退縮、懦弱、不勇敢、不努力。他們沒有告訴你加油,要有理想,要有希望。也沒有告訴你,這個世界不會好了,要憤怒,要反抗。而是和大多數的你一樣,在沒有目標、找不到方向、說不清理想的常態里,反反覆復,自我掙扎。

就像沙漠遇見沙漠,孤獨碰撞孤獨,讓人更加乾涸,更加空虛。

我想要說的 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 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爛泥》

最後讓我們一起來聽聽這一喪到底的聲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