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媽的花海, 你這麼說好帥 – 草東沒有派對

開門見山。

今天要安利的樂隊名字叫做:草東沒有派對。

她說:「去你媽的花海」我說:「你這麼說好帥」

草東沒有派對的前身是「草東街派對」,2012年由主唱巫堵、吉他手築築加上「青春大衛」貝斯李悠、「孔雀眼」的令晴與任博,以及「橙草」的鼓手鳥人等組成。

團名來源於台北陽明山一條人煙稀少的「草東街」。主唱巫堵和吉他手築築在少年的草東街度過了大把年少時光,所以樂隊早些時候叫「草東街派對」。

幾年後,草東街還叫草東街,而經歷一些成長過程中必經的難題和無奈的人事更動後留下的團員決定以草東沒有派對這個名字繼續下去。

這個樂隊的歌,我聽了三個月之後依舊在腦內循環,時不時在深夜達到顱內高潮,所以在歡度國慶之際,我一定要與你們分享,讓你們陪我失眠:)

聽草東的歌必須看歌詞

有些歌手你聽他的歌是因為他唱歌真的很好聽啊,比如陳奕迅、王菲;

有些歌手呢是因為歌是他寫的只有他唱最有感覺,比如陳升、李宗盛;

有的樂隊是音樂性非常強,是很見音樂功力的,比如蘇打綠;

還有的音樂人呢,算是詞和性子大過音樂本身,他們更像詩人,很多民謠歌手都屬於這一類,大熱的陳粒、張懸都是。

當然啦,優秀的音樂人常常綜合以上這些元素。

草東屬於聽歌必須看詞的一類。詞呢,屬於打油詩類型的。

歌詞大部分取材之身邊的真實事物,這就導致了他們歌詞的真實而不拖泥帶水,糙而有理,刀刀見血,帶著年輕人似是而非的社會感,非常吸引我們這種初入社會內心動蕩,感覺被社會霸陵想嘶吼的年輕人。

音樂性呢我真的不太懂,因為只要有disco beat,我都是非常喜歡的。

馬世芳接受採訪時對草東的評價:

鼓和貝斯的節奏緊緻流暢,雙吉他經常喂你甜甜辣辣的riff和分解和弦,該大爆炸的時候也絕不手軟。他們的歌經常是從riff的動機開始架構,歌曲結構多半並不複雜,和弦行進卻常有巧思,於是可以短而耐聽。雖說巫堵是主唱,每位團員也都能唱,讓聲線多了層次和變化。

  《我們》,草東自己的演唱會最愛。

我們義無反顧的試著後悔

我們聲嘶力竭的假裝吶喊

我們萬分惋惜的浪費著

用盡一切換來的紙張

以下摘錄南方都市對草東的採訪:

南都:不少歌迷覺得主唱的發音方式比較像大陸北方人,是不是受萬能青年旅店的影響?

草東:我們在發音的部分就是在咬字上面很注重四聲以及唇齒音的清晰。每個團都有自己的思路,總會有相同和不同的部分。

南都:你們除了受電子搖滾樂隊 TwoDoorCinemaClub 影響,還有聽哪些比較多?

草東:太多了,要說說不完,最近特別喜歡聽的樂團有AlabamaShakes、Suuns、KingKrule、LandofTalk、BlueHawaii、Sakanaction等等。

南都:草東的現場表演很有感染力,你們最喜歡自己的哪首歌,在現場更看重什麼?

草東:最喜歡《我們》,因為主歌結束的和聲很感人。現場更看重有沒有酒,哈哈。

南都:專輯《醜奴兒》中很多歌曲都是描寫和抒發個人困境。隨著年齡的增長,創作題材上會有哪些改變?

草東:說實話我們也在等著看,一直以來都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其實沒有去思考過差別和具體哪種風格,現在就不去限制自己應該要有什麼樣的形態,嘗試去突破自己,當然自己喜歡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