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

梁思成是著名的建築學家,著作等身馳名中外,戴眼鏡的他給多數人的感覺很嚴肅認真,近來讀了《梁思成傳》發現他還有幽默風趣的一面。

梁思成有一次做古建築的維修問題學術報告。演講開始,他說:「我是個『無齒之徒』。」滿堂為之愕然,以為是「無恥之徒」。這時,梁思成說:「我的牙齒沒有了,後來在美國裝上這副假牙,因為上了年紀,所以不是純白色的,略帶點黃,因此看不出是假牙,這就叫做『整舊如舊』。我們修理古建築也要這樣,不能煥然一新。」幽默的開場白瞬間活躍了氣氛,拉近了名家和聽眾的距離,讓高深的學術也變得生動有趣。

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

1940年冬,梁思成和妻子林徽因隨中國營造社遷往四川李庄,這是一個非常偏僻貧困的小鎮,不通電,不通車,全鎮沒有一家醫院。林徽因此前已經得了肺結核,一到李庄就發作病倒了,梁思成只好自己學著給林徽因打針,他學會了肌肉注射和靜脈注射。他還學習蒸饅頭、煮飯、腌鹹菜、用橘皮做果醬等等。家中實在沒錢可用時,梁思成就到宜賓去當賣衣物,把陪伴了自己幾十年的派克金筆和手錶送到當鋪,換回的不過是兩條草魚。他提著草魚回來,對病中的林徽因開玩笑說:「把這派克筆清燉了吧,這塊金錶拿來紅燒。」世界以痛吻我,我報之以笑,梁思成將苦難烹飪成了一鍋美味雞湯。

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

梁思成在美國學習建築期間,工作非常緊張,以至於他整天在外面跑來跑去,忙得不亦樂乎。一天,梁思成的朋友語言學家羅常培去住處找他,不想吃了個閉門羹,於是給他留了一個條子,上面寫道:「梁思成成天亂跑(羅常培)」過了幾天,梁思成到羅常培處回訪,碰巧主人也不在家,他便隨手寫了個字條「羅常培常不在家(梁思成)」後來兩人相見,又互贈一副對聯:「羅常培常不在家大儒常陪女弟子;梁思成妄思伏驥拙匠思成聯國樓。」此聯暗含了羅的風流儒雅和梁在聯合國大廈設計上的突出貢獻,學者間的幽默總是折射出智慧的光芒,令人回味無窮。

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

梁思成(左三)與華羅庚(左一)、老舍(左二) 、梅蘭芳(右一)合影

1962年,梁思成和林洙走到了一起,婚後生活中的一天,梁思成幽默地對林洙說:「你知道我還擔任瘦協和廢協的副主席嗎?瘦協是瘦人協會,夏衍是會長,他只有44公斤,我和夏鼐是副會長,一個45公斤,一個47公斤。廢協是廢話協會。一天我和老舍、華羅庚一起聊天,老舍抱怨說:整天坐著寫稿,屁股都磨出老繭來了。我開玩笑地說為什麼不抹點油,老舍也回答得快,只有二兩油不夠抹的。華羅庚接上來說,我那份不要了全給你。」講到這裡,梁思成邊笑邊說:「逗貧嘴誰也說不過老舍,所以他當了廢協的主席,我和華羅庚是副主席。」幽默就像人際關係這架機器的潤滑劑,讓身邊的朋友如沐春風其樂融融。

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

50年代中期,梁思成被污衊為反動學術權威,他經典的學術理論也被嘲笑為「大屋頂」思潮。有些人一提起梁思成,就會脫口而出:「梁思成不就是大屋頂嗎。」1955年全國開展對梁思成的批判,有一天,梁思成來到建築系館,瘦小的身上穿著西服,戴著寬邊禮帽,學生們圍著他,梁思成詼諧地指著帽子自我介紹說:「我就是梁思成,你們只要看這頂帽子就能猜著了,也是個大屋頂。」侮辱就像硬拳頭,而自嘲就如棉花枕頭能以柔克剛,打在上面不起作用枉費了力氣。

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

梁思成為我們樹立了很好的榜樣,在工作上要認真負責一絲不苟,在生活上不妨糊塗一點幽默一些,這樣就能化干戈為玉帛使人輕鬆前行,使人際關係融洽和諧。

幽默感不僅是簡單的幾個笑話,它體現了一個人豁達大度的人生觀,熱愛生活的態度,上善若水的智慧。越是難熬的日子越需要幽默感,幽默感就像平靜潭水裡的游魚,林間的鳥鳴,使單調的人生充滿了勃勃生機,讓漫漫旅途一路花開不敗。

梁思成丨生活需要幽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