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經那麽喪了,何不來首草東沒有派對

今年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去看一場草東沒有派對的演出,我曾向無數人安利過這只橫空出世的樂隊,他們在臺灣金曲獎上風光無兩,一舉斬獲了金曲獎年度歌曲獎(大風吹)、最佳新人獎、最佳樂團三項大獎。

草東沒有派對是誰?

他們是新時代的喪文化的代言人,那些漸次生長的小確喪,都在他們的歌裡一一消解。今天妳喪了嗎?記得聽聽草東沒有派對,給自己些明滅可見的安慰。
成員們說,草東沒有派對的名字來源於在陽明山上的一條路叫草東街,齊人高的芒草在風中搖蕩,自由而野性,其實他們最早開始時的團名叫做“草東街派對”,是幾個大家都玩團又喜歡去山上晃尤其常去那裡的年輕屁孩組成的。後來成員幾經離散,感嘆人生變幻無常,就改名叫草東沒有派對。

臺灣樂評人馬世芳是這樣評價他們的:

草東沒有萬青那種復雜晦澀的修辭,也沒有臺灣樂壇習見的拖沓粘膩、啰裡啰嗦的文藝腔。他們的詞,刀刀見血,骨子裡是絕無出路的虛無,難怪成為崩世代青年人樂於傳誦的佳句。在我耳裡,這些句子簡直是loser世代依然幻滅無出路的生命風景。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們不再擁抱小確幸,喪文化開始取代勵誌雞湯、小清新語錄在生活中的位置,葛大爺的葛優癱成為了熱搜,人生苦短,及時行廢成為生活我們的基調。面對居高不下的房價,擁擠的交通,擇業的壓力,生活中的我們常常被喪包裹,感嘆我已經拼盡全力了,可生活還是不過如此。草東沒有派對在《大風吹》裡唱,大風吹著誰,誰就倒黴。草東希望能借由歌詞的意境,讓悲傷的人看見自己的模樣,在片刻抒發後,認清自我。

哭啊,喊啊,叫妳媽媽帶妳去買玩具啊,快,快拿到學校炫耀吧,孩子,交點朋友吧。那些妳們簇擁的東西,在我眼中早已不屑了。主唱字正腔圓的發音讓人聯想起那個搖滾的萬青,一點也不文藝矯情,被拒之千裡的孤獨感草東用兒童化的視角唱出來,戲謔又諷刺。

草東 – 還原年輕人心中的不甘

噴薄的青春狀態下,草東無限熱血地高唱著自暴自棄的詩句,不得不說是一種奇妙的化學反應。雞湯救不了我們自己,草東不想為賦新詞強說愁,怎麽舒服怎麽來。《爛泥》裡唱,啊多麽美的一顆心,怎麽會變成了爛泥。撕碎那些虛偽的假象,還原年輕人心中的不甘,從雷霆萬鈞的樂曲裡讓我們感受到難以名狀的絕望。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看似無可奈何,實則血脈噴張。心理機制裡的自嘲表達走向了舞台,面對被現實錘在地上卻選擇躺下來的一代,大聲地唱出那些困惑。

日劇《四重奏》裡有這樣的台詞,我當時對生活沒什麽希望,如果有希望,誰還結婚啊。結婚就是地獄,老婆這種生物就是食人魚,寫了名字的結婚證就是死亡筆記。和妳在一起的時候,我的心中就會混雜著兩種情緒,快樂又悲傷,歡喜又寂寞,溫柔又冷漠,深愛又徒勞。草東的情歌也有著不一樣的荷爾蒙氣息,《山海》裡唱,他明白,他明白,我給不起,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我給不起妳想要的生活,妳只好背對著我向著山海的方向,洞察愛情裡的冷暖,放棄那些看似閃耀的東西。

年少時我們夢想改變世界,長大後發現我們不過是滄海裡的一粟,過著螳臂當車的苦澀人生。草東沒有派對從來不盲目歌頌,因為他們很明白,生活本身是經不起推敲的。《勇敢的人》裡唱,他們扔了妳的世界,去成為更好的人類。請別舉起手槍,這裡沒有反抗的人。《我們》裡唱,我們義無反顧的試著後悔,我們聲嘶力竭的假裝吶喊,我們萬分惋惜的浪費著,用盡一切換來的紙張。態度原始又單純,歌詞簡單又粗暴,時間就像是最巨大的謊,歌聲裡夾雜著人間的嬉笑怒罵,讓人陷入更深的虛無。

草東沒有派對 – 醜奴兒

美國法官羅伯茨曾在兒子的初中畢業典禮上發言說,我祝福妳人生旅途中時常運氣不佳,唯有如此,妳才意識到概率和機遇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進而理解妳的成功並不完全是命中註定,而別人的失敗也不是天經地義。

有時候看清事實的真相,才能更自在地穿行在人群中。草東沒有派對用《醜奴兒》一張專輯揭開了年輕人心中那些困頓的洪水猛獸,在推擠的潮水中,重新投射自己。用消極卻浪漫的口吻表達情緒,寫下關於人、關於掙紮的故事。鼓手劉立說,大人們總認為孩子年紀小就沒有話語權,可我們的快樂、憂愁、憤怒同樣是認真的即使沒有人在聽,我們也要唱出來。

草東沒有門票

生活不就是這樣起起落落落落落的嗎,別怕。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繼續努力活著。很多人都說,草東沒有派對應該叫草東沒有門票,他們的火爆並不出人意料,他們用憤怒的演唱向世人證明,請不要忽略我的發言,不要無視我的存在。

主唱巫堵領獎時說,我們一直並不希望去區分或疏離任何的世代或者群體,每個群體、每個當下、每個大環境都有屬於他的虛無和荒謬。很幸運的總有那麽一群人,他們在其中,在這些荒謬,在這些虛無裡面,一直努力地在尋找自己捍衛的價值,尋找屬於自己的聲音。

這世界沒有一件事情是虛空而生的,站在光裡,背後就會有陰影,這深夜裡一片寂靜,是因為妳還沒有聽見聲音。希望服兵役歸來的草東沒有派對,繼續捍衛自己的價值,勇敢地推翻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