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青年墮落指南

說起來好久沒有寫過那種一板一眼嚴肅較真的樂評了。

當然不是因為我懶。我只是常常在思考這一系列文藝活動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而做這一切讓我快樂的東西又是什麼。

文藝活動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

我們都不能否認一個殘酷的事實,就是大家都喜歡看別人評論自己看過和聽過的東西。所以直接的後果就是我們聽了成百上千的張碟煞有介事地選出來的List,大家的評論無非是,哎呀誰誰誰怎麼沒進,哎呀誰誰誰怎麼那麼低,更多的則是,哇,沒幾個聽過。

然後這篇東西就過去了,像太陽出來後的積雪,一不留神就無影無踪,彷彿從沒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

那我又何苦費心籌謀。

作為一個常被編輯部嘲笑為半個身子快入土的老傢伙,在我存世的這段時間裡見過不少典型的非典型的文藝青年。

畢竟我當初也是個一扭頭就從廣告本科扭進了哲學系的文藝倔牛。

回想自己當時真是極可愛的,拉著學長幾小時討論中西哲學貫通,理想與實踐的鴻溝,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康德黑格爾一個禮拜不重樣。可愛到讀個張載也能捧著書哭,到處宣揚“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是多麼耀眼的人格光輝,那時所謂的星空和道德律於我就像朋友圈養生常識於我爸媽一樣重要,少了它們世界都會崩塌的那種。

—————————–

我發現我不快樂

然後我發現了什麼。我發現我不快樂。

包括那些每天和我討論道德與理想的人,那些每天在書堆裡擊掌的人,他們都不快樂。他們因為這禮崩樂壞的世道憂心忡忡,他們因為那些表裡不一的導師唉聲嘆氣,他們彷彿站在世界之巔守護著這世界最後一點智慧的火光卻只能眼睜睜地看它熄滅。

我敬他們是條漢子。但我受不了這種使命感的重壓。

說出來你可能覺得很有趣,我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就連音樂都只聽點古琴弦歌,但歸根結底就是入不了門。

我也因此發現自己就是個自得其樂的小人物,比起在故紙堆裡埋頭鑽研寫出一篇A+論文,在合唱團聚會上吹著啤酒瓶唱歌都讓我更有滿足感。

於是一發不可收拾。

我討厭逼我喝黃酒的博士生導師,於是我拒絕了直博面試。

我那時覺得我似乎也開始有那麼一點時間是為自己活著。

三字經先生

所以後來的我大概看起來特別不入同門師兄弟們的法眼,就像在我眼裡他們大都是三字經先生一樣。

我餓了就吃累了就睡想寫東西就拿起筆記本叨逼叨,我發現自由這件事真是太可愛了。

當然有義務有自律的自由才是自由這種觀點我就不解釋了。

我的自得其樂後來似乎也觸犯到了我身邊的一些文藝青年。

比如我有個朋友吧,要說也沒讀過什麼書,但老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看書都是暢銷雞湯,聽歌都是好妹妹,連個李志都沒。

他就可看不慣我的俗勁兒了,我聽歐美歌他覺得崇洋,我努力工作他覺得愚蠢,只有他在交友軟件上找工作還高貴得像仙女一樣。

但我這種愛好和平的人從來都裝傻充愣彷彿看個小黃片就能開心一整年的小傻逼。

從那以後我特別怕別人跟我討論藝術。因為我發現大多數人一說出口我就打心裡鄙夷,我的媽這什麼素養。

然後我發現這就是文藝青年的通病,我還碰巧病入膏肓,結果就是誰都看不起誰。他覺得他會畫畫牛逼,我覺得我學哲學可牛逼,實際上誰看誰都是大傻逼。

所以傻逼之間還爭什麼高下,熄火之後無非找點共鳴而已。

我現在已經完全免疫那些光輝向上的大愛表演。

我喜歡那些有真實生活痕蹟的東西。我想過全世界每個角落產出的這些私人化藝術的意義究竟在哪裡,但我發現當我們因為那些生活中的屎尿屁攪得憂心忡忡的時候,看點賈樟柯的沉悶長鏡頭就能讓自己回到和自己對話的狀態。

人生這麼長的時間裡,跟自己相處得快樂才有辦法跟別人相處得快樂才有辦法大家一起快樂,你看,管好自己這才是真正的大愛。被外來使命感拖著走的人我在各類宗教裡都見過很多,大多可都是翻臉不認人的典範。

思維簡單的文藝青年

有時候我覺得思維簡單才能讓自己開心一點。

出社會看看就知道全世界的邏輯還是很簡單的,你長得好看放的屁都是香的,你有錢身邊圍的蒼蠅都是鍍金的。

既然如此,大道只能適可而止。

可能和哲學纏綿過一陣子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對形而上學的不信任,和對當下存在的無比肯定。

這麼一來人生就簡單了。

我現在特別喜歡我學中文的死宅文藝室友,兩個人坐下來都是討論男人討論護膚,寫了點文章發一發互相吹捧,膚淺的生活如此美好。

畢竟自己什麼樣子自己清楚,壓根兒沒必要再讓別人讓你壓力大不開心。我們這種人格我管他叫自戀型人畜無害人格,特別利於社會穩定。

文藝青年 vs 膚淺的人

人類本來就是事情很多的生物,記憶長一點短一點都有它的苦惱。

我現在覺得周末去酒吧跳個舞是讓人活得更簡單的事。

我現在覺得在家打一晚上PS4是讓人活得更簡單的事。

我現在覺得喜歡一個人只是單純想見到他是讓人活得更簡單的事。

我現在覺得被傷害了在家裡聽一整天宇多田光也是讓人活得更簡單的事。

簡單是快樂的,所以這些事我要多做,一直做。

說起來,活那麼正經也沒人給你頒獎啊。

裹成的滾滾回憶,終究還是讓生活五光十色了吧。五光十色的生活這種詞,乍一看也是挺漂亮的。

你看我最終還是個膚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