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草東沒有派對到落日飛車,接下來會是誰?

老牌搖滾樂團總是翻來覆去唱的那幾首歌,你早已爛熟於心, 往廊坊開了快十年,還沒到嗎?

我們太需要新鮮感了!

橫空出世的草東沒有派對

去年,一支台灣的樂團橫空出世,一舉斬獲金曲獎年度歌曲獎(大風吹)、最佳新人獎、最佳樂團三項大獎。

在陽明山上的草東街,幾個年輕人組了一支叫做「草東街派對」的樂團。人生變換無常,成員幾經離散之後他們改名為「草東沒有派對」,加入了 discobeat 元素的編曲風格相當驚艷,歌詞也是針針見血,不僅迅速霸佔了在座各位的朋友圈,樂評人也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們一度被譽為是台灣的萬能青年旅店。

草東沒有門票

2016年,草東的巡演都是一票難求,他們也被戲稱為「草東沒有門票」。2017年草東淡出了我們的視線,因為服兵役的緣故,他們可能要消失兩年,於是樂迷們又稱他們為「草東沒有巡演」。

落日飛車 – 《My Jinji 我的金桔》

今年初夏,又是一支台灣樂團營造了不一樣的浪漫,一首《My Jinji 我的金桔》給了年輕人無限遐想。毫不誇張地講,我的朋友圈至少有50個人分享了這首歌。

落日飛車

在憤怒和沮喪之間徘徊的年輕人並不知道自己真的需要什麼,尤其是在夏日傍晚,烈日即將消失在地平線的那個時刻,人類的訴求變得無比簡單,也許一杯冰啤酒就能讓你釋懷。

這是一支連隱退的張懸都為其打Call的樂團,沉寂五年,終於復出。

落日飛車的蛻變

落日飛車早期以迷幻電子音樂為基調,隔年蛻變成三人編製的搖滾樂團。 2011年就登台 Summer Sonic。落日飛車從英美六七十年代搖滾樂取經,以復古為基調,融合了藍調、朋克等狂放卻又討喜的元素。

從2009年成立以來,落日飛車就一直擺盪在各種樂風之間,不斷推翻自己,尋找自己。2011年的專輯《芭莎諾娃》,從電子新浪潮,轉型為融合布魯斯、朋克的復古車庫搖滾,等到2016年的《金桔希子》時,他們又晃入了七八十年代的成人抒情歌曲,加入更多搖擺樂的成分。

落日飛車是一支屬於夏日的樂團,他們也趕在2017年的夏天之前完成了自己的巡演,所以你趕上了嗎?

最近這兩年,台灣樂團總是帶來刺激的新鮮感。

康士坦的變化球

談論康士坦的變化球的那首歌吧,這首歌叫《擱淺的人》,同樣是一支來自台灣的樂團 —— 康士坦的變化球。

《擱淺的人》乍一聽很像草東,雖不如草東戾氣。但也有很強的爆發力,酣暢淋漓。這首歌也是他們新專輯裡唯一一首有歌詞的歌。

台灣後搖樂團 – 康士坦的變化球

你猜對了,這竟然是一支後搖樂團,但又與以往的後搖大不相同。

康士坦的變化球以演奏為主,成立於2013年。台灣Legacy live house 總監 Arthur 稱他們是「現場爆發力最強悍的樂團」,他們的現場總是激情亢奮,張力十足。據說今年秋季他們在國內也會有演出。

《在你死後才想起曾經答應陪你去散步》是整張專輯裡最舒緩的歌了,創作靈感來源於電影《海瑟》

這是電影海報,這是你這個周末該看的電影

「奶奶的葬禮進行到一半時,喝了酒的海瑟闖入,開始講大道理,不受控制的他說他還有事沒做。海瑟把棺材推了出去,行經男孩與爸爸身邊跟他們說【你曾經答應要陪奶奶散步,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

看完早上快七點…有點捨不得睡,於是把吉他拿起來,這首歌就這樣寫出來了。

其實,今天推文里這兩首「康士坦的變化球」的歌完全不能代表他們,小編我也一直主張大家要習慣自己「動動小手」,去聽聽他們其他的歌,你又會發現一個新的世界。喜歡的話記得回來點贊。

「Constantly changing」,一切都在變,糟糕的生活會變,被別人瞧不起的自己會變,每個月都花光的工資會變,但是自己有趣的內心不會變,精彩的生活不會變,夢想和遠方不會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