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從西藏回來,卻依舊俗不可耐?

因為出差的緣故,我來到曾經嚮往已久的聖地拉薩,又趁著周末調整的時間,參觀了藏傳佛教聖地布達拉宮、大昭寺、哲蚌寺以及藏民們的聖湖納木錯和羊卓雍措等地。

西藏「聖地」的洗禮?

來西藏之前,我本以為經過「聖地」的洗禮,或許會對我的人生有所改變。

畢竟,每年有無數的騎行者穿越川藏線來西藏曆練自己的心靈,尋找人生的真諦,有大量背著復古相機的來到這片凈土尋找自己的靈魂,叩問生命的意義;又有日行幾十里的徒步者來這裡凈化自己的內心,脫離世俗的煩惱。

西藏是一個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在很多人的眼裡,西藏是一個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是世俗如我們心中的聖地。

行走在青藏高原上,在肉體和心靈的煎熬下,看一回虔誠朝聖者三步一跪的行禮,便能找得人生的信仰。

聽一段大昭寺喇嘛們的經文,便可凈化自己世俗的靈魂;背一句倉央嘉措的情詩,就能成為有品位有格調的文化人。

西藏沒有令我的人生和靈魂有任何的改變

然而,親身經歷這些神秘的元素之後,拉薩雖然給了我足夠的震撼,但並沒有令我的人生和靈魂有任何的改變,自己依舊俗不可耐。

雄偉的布達拉宮前,看不到西藏幾千年歷史的厚重;大昭寺的酥油燈火,感受不到格魯教派無上佛法;哲蚌寺的轉經佛塔,領悟不了藏民們虔誠的信仰。

為什麼呢?只因沒有歷史的積澱,沒有文化的積累,沒有宗教的信仰,我無法體會到拉薩之所以神聖的元素。

缺乏對佛教的起碼了解,哪怕站在佛祖的菩提樹下,面對著佛祖,你也不會有任何一絲的虔誠與感動。

很多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西藏夢」。於他們而言,沒有去過西藏的人生是不完美的。然而,如果你要問為什麼想去西藏,估計很多人不一定答得上來。

也許,是因為那片凈土遠離城市的喧囂;也許,是屋脊的高原有觸手可及的藍天白雲;又或許是因為那裡是藏傳佛教的聖地,嚴肅的宗教氛圍能讓你看見自己的靈魂,尋找生命的真諦。

又或許什麼原因都沒有,只因為西藏是旅行者必到的地方,所以你非去不可。

我們總是在叫囂,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我們總是在高喊,人生要有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我們總是在崇拜,一個人去流浪旅行,來感悟生命的真諦。

當我們奔赴各地,看到我們不曾看到過的景觀;當我們行走他鄉,見識到我們不曾見到過的風景時,我們總是自以為我們的靈魂受到了震撼,我們的心靈受到了洗禮凈化,我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充實信仰;我們的人生真諦有了答案。

然而,喧囂過後,才發現我們不曾有過任何的改變。我們的人生依舊平凡,不曾有絲毫波瀾,我們的精神依舊空虛,依舊是俗人一個。

人生哪有那麼多真諦?人生的真諦哪有那麼容易尋找?

人生的真諦從來都是從內尋找。只有深度的思考,才能建立你自己人生的哲學體系,才能尋找到你生命的意義真諦。

偉大的哲學家康德,一生從未踏出過他的出生地。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生活單調的宅男,卻開啟了德國古典哲學和康德主義等諸多流派,深深地影響了西方的近代哲學。
可見,沒有深度思考的旅行,走再遠你也只在原點。

如何進行深度的思考呢?答案是升級你的思維認識,讓你的思考維度從橫向向縱向轉變。
舉個例子,很多文藝青年在布達拉宮廣場和八廓街見到虔誠的佛教徒們,內心就會收到深深的震撼,就會覺得那才是高貴的靈魂。

反觀自己,就會發現自己的精神特別的空虛,自己的靈魂特別的世俗骯髒,就會萌生在拉薩出家,凈化自己靈魂的想法。
可是他們連藏傳佛教的基本教義都無所了解。他們缺乏起碼的認知,不知道宗咯巴和蓮花生是誰;分不清格魯派和薩迦派的基本差異;甚至不知道轉經筒的意義和叩拜朝聖的目的。

沒有深度的思考,心靈硫酸也洗不凈你的靈魂,西藏不過是你用來炫耀的措辭。

有人說,旅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但是,沒有文化積累的旅遊,你也只能走馬觀花。

無非就是多走一些路,多看一些風景,多認識幾個人,多拍了幾張照片,多豐富了一下人生經歷,這與在長城的古牆上寫上「某某到此一游」又有什麼區別呢?

如果你對西藏的歷史和宗教缺少起碼的了解,布達拉宮對你的意義也不過是當你看到五十元人民幣的背面時,你可以說一聲,我當年也到此一游,又何曾能感動得熱淚盈眶呢?

當你面對宗喀巴神像時,你也只不過覺得眼前多了一尊佛像而已,又怎能想起當年他是如何在薩迦、噶舉等派勢力強大時,開創格魯派一派而廣受信徒追捧。

沒有文化積澱的旅行,到哪不過是在你的相機中多留幾張照片而已。

文化的欣賞和心靈的感悟是需要門檻的,它需要你不斷地去積累沉澱,不斷地升級你的思維認識,才能真正讓你到達人生的遠方。

西藏自有其真諦,但如果沒有深度的思考和文化的積累,它與你的人生無關。

沒有深度思考和文化積累的旅行,你永遠到不了遠方!